三月麦子时

主吃bl,bg/gl(微量)
磕all银 all路 all勇利 佣园
all中岛 all翔阳……
【开学升天中】

熊猫摊饼(*´艸`*)

如果奈布被附身(性格转变)

也不是换身梗

随便写的


(摸下巴)


看看就好,毕竟ooc


————————————————————

某天,奈布在板区牵扯监管者的时候,不小心砸中了自己的脑袋。缓了一小会儿后,睁开眼睛,直愣愣地跑向一脸焦急赶来的艾玛……


奈:我对你的爱像西部牛仔故乡的天空一般澄澈可鉴,像那里不变的灼热的空气一般热烈。我爱你,就像爱草原上矫健俊美,肌肉流畅,向远方奔驰的马儿……哦,那柔顺丝滑的鬃毛……

艾:……?gun!


奈:我的小姑娘,你的美貌令我迷醉,你的肌肤像山上的雪一般白皙,你那湖水般清澈深邃的眼眸是独一无二的宝石,红润的唇瓣是上等的迷药,吐出的话语仿佛是沾有毒药的糖果引诱人为其堕落。对你的感情,是语言描绘不出来的,让 妾 身 为 你 跳 支 舞 吧✧(≖ ◡ ≖✿)

艾:喂?120嘛?


奈:(单膝下跪,一脸虔诚地捧起艾玛的手,颤抖的唇瓣轻轻印在指尖上)您是我的神,我敬仰您,仰慕您,也深深爱着您。您占据着我整个心脏,您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生命四分之四,我的一切。为了您,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扭捏/扭来扭去)如果您想要我的肉♂体,也不是不可以啦♡

艾:对不起,打错了……喂?110吗?


奈:……

艾:……?


奈:爸爸不同意!!!!!!

艾:??????!!!


过了十几分钟后,奈布的眼神逐渐清明,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面上不动声色冷静得很,耳朵却显现一片诡异的红。


艾玛木着脸,从艾米丽那里接过药水,说了谢谢。回头细细为面前这个大傻子擦药。看到青年柔顺的头发下那藏不住的红通通的耳朵,开口说道:“冷静下来了?”


“嗯……”


“刚刚学我爸说话?嗯?”


“!!!Σ(っ °Д °;)っ”


“回家滚搓衣板去。”


“嗯_(:з」∠)_”


今天的生气(?)中的艾玛小姐有丶A


自认为目前自己最好的差不多应该是这张了
也是唯一把佣兵脸画好看一点的(咸鱼)

偷懒日常,
本来就没人看又懒emm
画了懒得发写了懒得打(咸鱼)

姐弟恋
ooc到爆炸(这次不开玩笑)
文笔不好,真的
小脑洞

渣车预警
[私设:
艾大奈5岁
小时:佣13x园18
成年:佣23x园28

————————
两人从聚会见面到一见钟情,你来我往互相试探了几回合后火速交往同居已然三个月过去了。

虽然一开始大家都不看好这对姐弟恋,但在连续三个月被塞狗粮吃和天天被腻到吐后,都很自觉:行行行,你俩继续秀,我们不(敢)反对了行了吧

——————

一天,奈似是不经意地问了艾玛一个不知道他从哪听来还吃了的飞来横醋的问题(艾玛是这么认为的):

“听说你小时候有个很可爱的孩子向你表白来着?”

“嗯?你从哪听来的,不过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啦,是我10年前的一个邻居家的孩子,挺可爱的。”

“……既然你觉得可爱为什么没答应?”

“吔?可爱又不是我的择偶标准,再说了我一直把他当弟弟来看待,怎么可能答应,和自己‘弟弟’太破廉耻了。所以就乱说自己不喜欢金色卷毛思想不成熟的小p孩。”

“……”

“然后小孩一脸深受打击,后来没几天他家人就搬走了(略遗憾)。不过,他要是长大了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吧,你俩长的也好像,没准是一个人哈哈哈哈哈哈……”

自顾自笑着的艾玛完全没注意到脸色越来越黑的奈布。

还笑完的艾玛突然眼前天旋地转——自己被扛扔到沙发上,随后奈布将艾玛的双手拉到头顶,跪压在艾玛这个笨蛋身上,咬牙切齿道:

“我就是那个被你用乱说的理由拒绝,被打击了十年现在才缓过来的男孩👦。”

“Σ(っ °Д °;)っ诶???可,可他是金卷毛,你是黑直发。。。”

“因为我做了离子烫和染发,你那时候一直喜欢某个黑直毛的男星,为了见你特意染的,结果你现在告诉我,那年你是随口编的理由???”

“????????”

然后艾玛被怒火中烧的奈布干了个爽。

当然夫妻没有隔夜仇,爱爱就完事了。如果爱爱一次不够,那就两次。






发的因为渣车被屏蔽了
不知道放链接能不能看到
https://m.weibo.cn/6398305970/4294269550662156

ps本来想写一点点的图配文来着,结果好像不知道写成什么鬼了
pps因奈布艾玛ooc爆表而不适的,我开头可是预警过了( *・ω・)✄╰ひ╯
ppps本来也就是个无衔接的脑洞衍生出来的算是有那么一点前因后果的渣脑洞,逻辑被我吃了,别问这个为什么那个为什么(虽然可能没人会问)

天气好,适合……(小插曲)

(接上文)
(ooc我的)
(逻辑不通我的)
(看看就好,认真你就输了)





小插曲1

杰克坐在一旁,喝着花茶,看到艾玛送的新人礼物时,不由得感叹:“艾玛小姐真是心灵手巧,做的糕点不仅好吃还十分好看精致,便宜佣兵那小子了。”

佣兵听到杰克说到他,挑眉:“什么叫便宜我了,老男人?我和艾玛那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天造地设,门当户对(???)……两情相悦。老男人你懂不懂?”

杰克被一口一个老男人气到吐血:“什么老男人?我这可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魅力十足,到哪,在哪受欢迎的黄金单身汉,年龄大更有魅力,就像红酒,年份越久价值越高。不像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不明白艾玛为什么会选择你!”

两人针锋相对,唇枪舌剑,完全忽略了站在两人身后脸色越来越阴沉,气压越来越低的里奥。

里奥两只大手一抓,扣在两个正在争吵的臭小子头上,脸色黑的像锅底:“嗯?你俩在说什么?”

感受到头顶上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两人僵硬地回头异口同声道:“岳,岳父!”

这岳父一词触到了里奥的那根敏·感的神经,双手握拳摁得嘎嘣响:“没有我的同意,都休息打我女儿的主意!!!!”

“砰——!”x2

艾玛正在和白无常交谈,听到一声巨响,感觉有什么东西飞出去了。

“没什么,艾玛你好好玩。”目睹了一切的艾米丽假装什么都没发现。




小插曲2
待众人在白无常旁边散开后,小白拿起茶水,抿了几口,试图掩盖嘴角,心口的异动。

小黑站在小白身边,悄悄拉起小白的手,轻轻握了握。

自认为没人发觉地拿开茶杯,弯腰在小白嘴角上亲了亲。

两人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底的温暖笑意。

一切尽在不言中。

待里奥被众人灌了许多不知道从哪拿来的高度数的啤酒,醉倒之后。

奈布顶着右脸高高肿起,走进正和艾米丽,特雷西,玛尔塔说笑的艾玛。艾,特,玛见状,都自觉走开。

“!”
“萨贝达先生!你、你脸上的伤。”艾玛看到奈布走过来 ,本来很开心。但在看到奈布脸上的肿起后,神色紧张。

“嘶!”奈布本来想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但不小心扯到了伤口。

“……”艾玛心疼的想碰一碰他的脸,但又太心疼而不敢碰。

奈布见艾玛的眼底都是泪水,也不敢卖惨了,说道:“我没事,我没事。喏,这,这个是送给你的。”

奈布手里拿着的是不知原型是什么的Q版人形花饼,奈布抬手擦了擦挂在心爱的人眼角的泪水。

“虽然卖相不太好,但这是做了几十个中最成功的,如果你不喜欢,我现在再做个更好的给你。”奈布把花饼捧到艾玛面前,别过头,脸红红的。

“不,我很喜欢。”艾玛将花饼接到手里,踮起脚尖,亲在奈布的脸颊。

站在一边的众人,看到两团巨大的光源,都很自然地戴上了墨镜。





小插曲3

在白无常刚进来一个人坐着的时候,艾米丽走向白无常。

“下午好,白无常先生。”

“下午好,艾米丽小姐。”

“其实大家都知道您最近发生了什么。”

“……是吗。”

“嗯……也是,毕竟任谁从强大的存在进了这里却被压制了力量都不好受。”

“……”

“您也发现了吧,从庄园主那里出来后,您的反应迟钝了不少,力量也被削弱了大半,您的爱人也是。”
“其实,大家都很想关心您和您的爱人。”

“……”

“可能您会觉得他们这样很傻,但他们就是这么傻,傻的可爱。他们忙活这么多只是想和您交个朋友,让您稍微开心一下。”

“……”

“……闲来无事,和您随便说说吧,那个可爱的女孩艾玛,曾经失去了她的父亲现在还背负着许多人的唾骂。克里切曾为了一群孩子失去了自己的一只眼睛,玛尔塔失去了她的爱人……我曾差点杀死了我最爱的女孩儿……佣兵那个傻小子,算了,不想说他…………”
“……我们都知道您待人很温柔,但我们也知道您的温柔不是来自心底。”
“现在我们生活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整日活在黑暗里,未免太让人心疼。”
“所以您为什么不试着接受这群傻孩子?”

艾米丽站起来走了几步,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股带着花香的清风,清风轻柔地带来一句几乎微不可闻的话。



“谢谢。”



“艾米丽,艾米丽,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亲爱的。不过我想,你准备的礼物可以派上用场了。”








小插曲4
“黑无常先生,我可以和您交谈一下吗?”艾玛叫住了从教堂回来的黑无常。
“什么事?艾玛小姐。”
“关于,您和您的爱人白无常先生。”

故事不知从何开始,不知从何结束,
但故事里的他们仍在继续认真生活


画毁奈布系列눈_눈